严监管趋势下信托公司业务差异化发展与行业板块重构
发布时间:2023-04-04   来源:   分享到:

当前,我国信托业在经济下行、疫情冲击以及监管持续趋严的多重压力下,积极适应监管要求,不断加快转型步伐,努力推动行业向高质量发展迈进,并取得明显进展。但从行业内部来看,不同信托公司转型成效和转型路径已发生明显差异,业务模式差异化和行业分化迅速加剧、加大。需要指出的是,业务定位差异化的形成,部分机构是主动性选择使然,而部分机构则是被动筛落导致。2022年是资管新规正式实施的元年,也将是信托行业重新洗牌板块重构的元年,信托公司结合自身禀赋优势能否转型、如何转型、何处转型已成为各家信托公司能否在严峻的市场环境中“健康成长”抑或“维持生存”的关键。


一、信托业务差异化定位与行业板块重构


2022年,伴随着资管新规正式启动,不同信托公司的业务模式与板块重构即将在新一轮行业洗牌中基本成型。以此为基础,信托公司的业务定位和公司分类也将形成全新的行业格局。


1、金融市场业务主导型


金融市场业务主导型是指部分信托公司顺应监管导向,坚定转型目标,通过进行团队建设、信息系统支持以及投研体系、风控体系、运营管理体系能力建设等,主动打造自身金融市场投融资专业能力,并且利用超前布局、客户积累、资金支持、硬件系统以及投研能力等多方面优势,在相关业务领域实现专业引领的同时,也为其他同质机构开展相关业务构建一定的行业壁垒,进而实现自身的差异化竞争优势建设。从业务实践来看,该类业务需要极强的专业能力支撑。因此,将该类业务为主导的信托公司归为第一类信托公司即:专业能力引领类信托公司。


image.png


目前,我国专业能力引领类信托公司的业务模式主要包括TOF/FOF等证券投资业务、证券投资运营服务业务以及ABS/ABN业务等。相比于传统非标业务,此类业务对信托公司的主动管理、投研水平、资产配置、IT系统等能力均具有较高要求,需要较长时间的能力建设,从而也使得提前布局、具有较强专业能力的信托公司可形成较大的领先优势。例如,在TOF/FOF等证券投资业务领域,据统计截至2022年1月,已有48家信托公司布局TOF/FOF标品业务。2021年全年新增TOF/FOF规模约1386.91亿元,而其中较早涉足TOF/FOF的信托公司,如华润信托、外贸信托、中航信托、中信信托等,全年新增规模占行业的1/3左右,表现出十分明显的专业能力引领优势。同时,根据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证券投资规模排名前20的信托公司合计管理资产规模达2.33万亿元,行业占比接近90.6%,呈现出明显的头部效应。


从ABS/ABN发行情况来看,领先机构发行优势同样明显。根据Wind数据,2021年,共43家信托公司参与各类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发行。其中建信信托、华能信托、上海信托、中海信托、华润信托和外贸信托六家信托公司各类资产证券化业务发行规模均超千亿,建信信托更是接近3000亿,业务规模远超其他信托公司。2021年六家公司合计规模将近全行业60%,近三年市场份额占比也在六七成,专业能力引领优势突出。


2、财富管理业务主导型


财富管理业务主导型机构主要是具有特定资源禀赋优势的信托公司,通过充分发挥信托灵活性优势,在相关领域积极进行融产结合、融融结合,大力推动财富管理相关业务拓展,并在相应领域形成一定比较优势和垄断优势。从行业经营实践来看,信托公司特定的资源禀赋对财富管理业务开展具有直接支撑作用,以该类业务为主导的信托公司,归为第二类信托公司即:资源禀赋优势类信托公司,主要包括银行系信托公司和大型央企系信托公司。


目前,以家族信托为主要转型方向的财富管理业务已成为行业信托公司的布局重点。据统计,截至2021年9月,68家信托公司中已有59家开展了家族信托业务,家族信托存续规模约为3100亿元,连续6个季度上升。同时,据中信登数据统计,仅2022年1月,新增家族信托规模便达128.99亿,较上月增长33.54%。从行业信托公司经营实践和未来趋势看,银行系信托公司依托银行股东的客户资源、财富资源以及资金渠道、社会公信力、品牌优势等资源禀赋,在开展家族信托,尤其是主动管理型家族信托方面占据绝对优势。据中国信托业协会相关调研问卷显示,信托公司的家族信托客户85.5%来源于外部机构引荐,其中75.06%的客户来源于商业银行引荐。同时,在信托行业家族信托排名前5名的信托公司中,有4家为银行系信托机构,分别为建信信托、中信信托、平安信托和光大信托,股东资源禀赋优势可见一斑。而其他信托公司,多数更偏向于开展交易结构相对简单的量产标准化家族信托、小资金规模家族信托、单一信托目的家庭信托等类家族信托;更有部分信托公司名实不符,仅借助监管空隙将传统资金信托包装为家族信托,或是被动管理的通道业务等“伪”家族信托。


此外,大型央企系信托公司则可依托股东实体集团产业链的上下游产业资源和客户资源,在相关产业领域大力发展供应链金融信托和信托产业基金等融产结合信托业务,同时借助股东相关实体产业的专业优势,实现自身差异化能力建设。例如,昆仑信托可借助中石油能源产业链资源,大力开展新能源、绿色低碳供应链金融服务;中粮信托可借助中粮集团的农业资源,在农业金融的产融结合以及农业产业链金融领域构建核心优势。


3、固有投融资业务主导型


固有投融资业务主导型是指在传统信托业务受限、创新业务短期内尚难形成新的利润支撑的背景下,部分信托公司选择通过增资扩股,逐步回归以自营资金运用为主导的PE股权投资、产业基金、证券投资以及实体经济贷款等固有资金自营业务,以应对短期或长期经营压力和股东回报压力。以该类业务为主导的信托公司,归为第三类即固有业务回归类信托公司。


近年来,信托行业增资热潮持续不断,行业实收资本得到较大补充。据统计截至2022年1月末,行业平均注册资本达47.56亿元。其中,已有9家信托公司注册资本超过百亿,最高达150亿元。行业固有资金相对充足,为信托公司较大规模开展自营业务奠定了重要基础。特别在当前严监管态势下,信托公司均面临传统信托业务受限、转型创新业务初期难以形成利润支撑等难题,在此生存压力下,部分信托公司主动或被动选择了逆转型的发展路径和业务模式,寻求固有利润支撑,业务经营方向逐步回归固有业务或向固有业务倾斜。虽然此举是信托公司迫于生存、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市场行为,但也是政策风险巨大,极易踩踏监管红线之举。


目前,从行业经营实践来看,各家信托公司的固有业务主要包括长期股权投资、PE股权投资、产业基金、证券投资以及传统实体经济贷款等业务领域。并且,部分信托公司因持有优质长期股权,已形成较为明显的固有业务优势,成为公司业绩的主要支撑。据统计,2021年度,53家信托公司中,已有近10家信托公司固有业务收入超过营业收入的50%,近20加信托公司固有业务收入超过营业收入的30%。未来随着转型压力以及增资热潮的进一步持续,这一占比或将继续提升。部分信托公司在固有业务优势愈加明显的同时,与信托主业渐行渐远,甚至已经严重背离了监管部门反复强调的回归信托本源定位的政策导向和转型方向,进而诱发新一轮行业性清理整顿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大。


其他


其他类公司是指在行业转型大趋势下,少数信托公司或因缺少转型魄力、创新能力、战略规划、转型方向等而始终原地徘徊;或因组织架构、专业团队、硬件设施以及投研能力等存在较大短板而难以转型,尚无法形成自身差异化优势,最终只能被迫选择某些监管严限或收益较低的边缘类业务。此类公司可归为第四类即:潜在退市风险类信托公司。


按照市场优胜劣汰原则,这类信托公司在未来市场竞争中将持续面临被动局面,最终必将难逃退市或被并购重组的结局。而在我国信托行业差异化转型逐渐深化,不同信托机构的专业化能力日益分化的新发展格局下,未来伴随部分公司的退市或并购重组,我国信托行业进入“10大”乃至“5大”TOP信托公司引领整个行业的终极格局已并非遥不可及。


二、机构分化加剧呈现全方位、多层面、综合性


在监管新格局下,2022年开始信托行业将进入快速分化期,经营指标、经营理念、战略方向以及专业能力等多层面领域分化差距愈加明显。


1、经营指标分化


经营指标是信托公司转型、经营成果的最直接体现形式。近年来,伴随着行业转型发展适应性差别的逐步显现,信托行业经营指标分化愈加明显。2021年,营业收入、净利润以及净资产规模的中位数分别为14.53亿元、6.86亿元和85.49亿元,大幅低于平均数;同时,前20名的信托公司分别占全行业信托公司的64.44%、74.36和64.11%,更是行业其他33家信托公司相应指标的近1.5?3倍,行业集中度十分明显。


2、经营理念与战略规划分化


近年来,为将公司转型方向和业务定位提升至战略高度,部分信托公司成立了专门的战略管理部门,通过内部自行制定或重金聘请外部专业机构对公司未来三年、五年甚至更长时间的中长短期战略发展规划进行详细制定。同时按不同时间节点,对公司战略规划完成情况进行持续跟踪与管理,并根据监管政策以及实际经营情况进行动态调整,真正做到经营理念、战略规划与公司经营紧密统一结合。同时,仍有部分信托公司至今从未制定过可实施落地的公司战略规划,即使形式上有,也仅停留于年报信息披露层面。


3、专业团队分化


人力资源是第一资源。信托公司专业能力的打造离不开专业团队的支撑。尤其在当前监管强推信托行业摆脱非标舒适圈向标品、服务信托等“新”业务转型的背景下,专业团队可谓支撑信托公司抢占转型先机、尽早实现专业能力引领的基础资源。因此,近年来,行业信托公司对人才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部分领先信托公司不仅在组织架构上将公司部门进行创新调整,同时也通过绩效考核向相关业务倾斜,大力加强专业化团队的培养与引进,实现专业升级迭代。尤其是资管新规出台以来,行业公司对标品、股权、家族、服务等专业人才的需求更为迫切,部分信托公司更是不吝重金从证券、基金、私募投行等其他同业机构引进专业人才,打造专业团队。


4、投研引领分化


近年来,信托业务非标转标、回归本源转型等新的监管导向,对信托公司的投研能力、创新能力、资产配置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对信托公司而言,对监管转型要求下的新业务模式,如证券投资标品业务、证券投资运营服务业务、资产证券化业务、家族信托以及其他创新业务的能力打造,大多无法一蹴而就,需要较强的投研支撑引领和全面投入。例如,FOF/TOF等证券投资业务开展,从信托资产配置,到信托计划的募集、成立,再到交易、风控、估值、运营、分配、清算以及信息披露等,均有赖于强大的投研团队与投研系统支持。为加快自身投研能力、创新能力、专业能力提升,近年部分信托公司均成立了产品创新等相关部门,主动推进信托产品创新研究与孵化;更有部分信托公司成立了研究院、博士后工作站,为公司业务开展提供智力支撑、投研支撑。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1年末,行业成立博士后工作站的信托公司已超10家。同时,也有部分公司创新部门设置流于形式缺少投入,研发部门徒有虚名寥寥几人,实际多为承担公司综合类工作或文案类工作,与实际创新业务、创新产品研究功能相差甚远。


5、硬件系统分化


在信托业务标准化、本源化转型以及客户高水平服务、定制化服务等多元化需求下,信托公司对金融科技和硬件系统的依赖程度日益提高。尤其在FOF/TOF及ABS等标品领域,硬件系统能力对公司相关业务能力起直接决定作用,无法满足硬件要求的信托公司或将直接被排除某些业务领域。因此,近年部分信托公司对硬件系统建设的认识和重视程度逐渐提高,不仅在人力上加快人才引进,在财力上也主动增加投入预算加强自身硬件系统建设,打造硬件系统支撑。 


作者:邢 成,王 楠

来源:当 代 金 融 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