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玉英:监管角度看日本信托业发展及对我国的启示
发布时间:2021-06-28   来源:   分享到:

为了解日本信托业发展及监管情况,我们在对相关日本信托业机构及监管部门实地考察的基础上,研究了大量文献,提炼总结出日本信托业发展及其对我国信托业发展的启示,并结合我国国情,就国内信托业实现高质量发展进程提出了相关建议。


1、日本信托业发展及主要信托机构现状


为筹集资金振兴近代产业,日本从美国引入了信托制度。1905年制定的《附担保公司债信托法》被视为日本正式在法律上引入信托制度。此后,日本信托业发展大致经历了五个阶段,分别为:初创时期(1905?1922年)、“一战”后的整顿时期(1922?1945年)、“二战”后的复兴时期(1945年至20世纪80年代末)、混业经营时期(20世纪80年代末至20世纪末)以及行业整合与业务转型时期(21世纪初至今)。


行业发展历程


在初创时期,信托公司风险抵御能力较弱,加上很多信托公司假信托之名发放高利贷,为1922年日本制定《信托法》和《信托业法》(以下如无特殊说明,所指法规均为日本国内实施的相关法律制度)对行业进行清理整顿埋下了导火索。至1945年底,日本国内仅剩下7家专营性质的信托公司和11家兼营性质的信托兼营银行。留存的信托从业机构结合日本国情,创立了在日本信托业务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的金钱信托业务(类似我国资金信托)。1985年,日本信托业向外资开放。1993年,日本实施《金融制度改革法》,允许银行、证券、信托金融机构以设立子公司的方式实现相互渗透;金融市场走向混业经营时代。至20世纪90年代初,日本泡沫经济破灭,资产证券化和投资信托兴起。2004年对《信托业法》进行修订,扩大了受托主体范围,但信托银行仍占据最主要地位。2006年修订《信托法》,对新的信托类型进一步认可。其后,贷款信托逐步退出市场,投资信托、金钱信托、年金信托、家族信托等快速发展,呈现融资功能与财产管理功能并重、多种信托产品并存的特点。


机构发展类型


当前,日本的信托从业机构主要有四种类型:信托兼营金融机构、运用型信托公司(Investment Based Trust Company,中英文名称分别来源于日文版和英文版《信托业法》,下同)、管理型信托公司(Custodian type Trust Company)和信托合同代理店(Trust Agreement Agent)。截至2019年10月末,日本信托从业机构家数共计71家(不含代理店)。其中,14家信托银行运用和管理的信托资产占全行业受托资产余额的99.09%;其他信托兼营金融机构和信托公司占比0.01%,主要开展房地产经纪和资产证券化业务。行业机构发展呈现出高度集中化的特征。


市场发展现状


截至2019年3月末,日本信托业受托资产规模共计1272.88万亿日元(77.48万亿元人民币)。根据受托人不同的管理方式,信托业务可划分为资产运用型信托(Asset Management Business)、事务管理型信托(Asset Administration Business)和资产流动化信托(Asset Liquidation Business)三种类型。目前,日本信托市场上占据主流地位的仍然是传统的信托产品,如投资信托、金钱信托、年金信托、资产流动化信托,占比约90%;教育资金赠予信托、婚育支持信托、遗嘱代管信托等创新产品占比约10%。


日本虽然已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贷款信托,但仍然存在发放贷款的金钱信托。金钱信托是指委托人以现金设立信托,信托终止时受托人以现金形式向受益人分配本金和收益的信托产品,分为保本型和非保本型两种类型。截至2019年3月末,日本金钱信托资产余额为125.2万亿日元(7.62万亿元人民币)。其中,保本型金钱信托资产余额为9.3万亿日元 (0.57万亿元人民币),占比仅为7.43%,同时需纳入信托银行资产负债表内核算,若资产运用方式为贷款,则按照100%的风险权重计提资本;非保本型金钱信托资产余额为115.9万亿日元(7.05万亿元人民币),占比高达92.57%,经查阅某信托银行的产品募集书,显示部分非保本型信托通过嵌套信托受益权,最终投向信贷资产领域如汽车贷款、租赁债权、消费贷款等。


2、日本信托监管的职责构成及功能构成


监管机构的职责


日本行使信托监管职能的部门为日本金融厅和地方财务局。金融厅负责监管信托银行和兼营信托业务的都市银行,下设3个局:综合政策局、企划市场局和监督局。综合政策局主要负责制定金融政策与战略方针、把握金融系统整体风险以及调研市场动向;企划市场局主要负责金融制度的规划和立项等;监督局负责对银行业、信托业、保险业和证券业实施分类监管。对信托机构的监管主要涉及监督局以下部门:总务科负责金融监督事务指南的制定;银行第一科负责涉及《信托业法》《兼营法》《贷款信托法》有关事项的监管;证券科负责涉及《投资信托法》有关事项的监管。此外,经金融厅长官授权,由地方财务局对兼营信托业务的地方银行、信托公司、信托合同代理店实施监管。


法律制度及体系


日本构建了相对完善、层次分明的信托法律体系:一是信托关系基本法。由《信托法》规定信托基本规则、阐明信托法律、界定信托关系、规范受托人义务。二是信托业者规制法。由《信托业法》《兼营法》等规范受托人受托行为和业务规则。三是信托产品特别法。针对具体信托产品,由《贷款信托法》《投资信托法》《资产流动化法》《确定给付企业年金法》等特别法为信托的灵活运用和信托产品创新提供法律保障。四是配套制度相关法。由《金融商品交易法》实现金融商品交易行为在横向上的统一规制。此外,就信托财产登记和税制管理,也分别制定了相关法律。


监管流程和内容


市场准入


日本针对不同形态信托公司的市场准入实行分类监管,按照准入方式、业务范围、最低资本金、营业保证金等予以差别化管理。


持续监管


行为监管:在纵向层面,日本金融厅依据《信托业法》对受托人行为进行限制,以保护委托人及受益人的合法权益,具体包括:忠实义务、审慎管理义务(又称“善管注意义务”)、分别管理义务、劝诱行为规制、事前说明及书面交付义务、财务状况报告书交付义务。在横向层面,日本现行金融法律体系通过《金融商品交易法》对各类金融商品的交易行为进行统一规范,避免同类业务监管不统一带来的套利行为。


审慎监管:日本的信托公司一般禁止刚兑(《信托业法》第24条),但日本的信托银行可以提供保本型信托产品(《兼营法》第6条),加上信托银行还可以开展银行业务,故金融厅主要对信托银行实施资本、流动性等审慎监管。由于信托公司既不能开展银行业务,也不能开展保本型信托业务,不适用资本、流动性等审慎监管指标,故金融厅主要对其实施行为监管,如监督其是否履行适当性管理义务等。


风险处置


从处置机构看:日本金融厅及其地方财务局负责对信托从业机构实施监管。财务省虽然不承担金融监管职能,但在处置金融机构破产和金融危机事务时,会与日本金融厅共同开展处置工作。银行作用侧重于系统性风险识别、监测和提出处置建议。


从处置方式看:主要包括信托机构自我救助(如强制要求信托机构在信托计划内计提准备金等)、金融机构并购重组且国家投入财政资金、国家接管并投入财政资金、国家接管后推进破产并使用存款保险金等。现实中,虽然没有信托银行破产,但存在信托银行合并的情况。


从处置资金看:来源包括存款保险基金(保本型产品适用存款保险金制度,不保本的信托则无需缴纳)、营业保证金、央行和财政资金。信托银行若面临流动性问题,由日本央行提供资金;若面临资本不足问题,则由国家财政出资,相当于信托银行部分股权被国有化。


从处置范围看:日本信托公司业务规模很小(不足日本全金融行业的1%),即便破产也不会对金融体系造成系统性风险。


3、对国内信托高质量发展的启示和建议


一是建议对我国信托机构实施分类监管。


其一,探索符合条件的信托公司开展综合化经营。资本实力较强、受托责任履行到位和风险管理稳健的信托公司,可探索转型为综合型信托公司,对其机构设立实行严格的牌照管理,明确最低资本金等准入条件;业务范围为资产管理类信托业务(包括融资类信托)和事务管理类信托业务;条件成熟时,允许其设立资产管理、事务管理类子公司。


其二,推进其他正常经营信托公司的专业化经营。不具备设立综合型信托公司的准入条件但正常经营的信托公司,根据其资质条件,可探索转型为资产管理型信托公司或事务管理型信托公司。其中,资产管理型信托公司的机构设立实行一般的牌照管理(其准入条件如最低资本金等可适当低于综合型信托公司),业务范围为资产管理类信托业务(不含融资类信托)和事务管理类信托业务;事务管理型信托公司的机构设立采用金桥国际广场C座24层

官方APP下载
关注官方微信
陕国投财富